15选5基本走势图

現在時間:
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走出習慣的空間

走出習慣的空間

時間:2016-4-12 0:00:00

  

旅行的意義(代序)

經常在各種媒介上看到“旅行的意義” 之類的題目,題目很大。 每個旅行者都有自己的目的, 每次旅行的動機都會有所不同, 要想做出幾條本質性的概括來, 實在很難。 也許, 向往遠方是人與生俱來的趨向。

記得十來歲時, 我倚門而望, 遠處天際線上大別山峰巒疊嶂。 大山那邊是什么地方呢? 我問。 大人答, 那邊是平陽。 “平陽”大約是平地的意思, 我猜。 平陽那邊又是什么呢? 大人支吾起來。 第一次旅行是上初中的時候, 用過年參與大人賭博贏來的錢, 與小叔一起專程前往離家50余里的金寨縣城——梅山鎮, 看傳說中的梅山水庫大壩。 也不知道大壩讓不讓靠近, 我倆硬著頭皮往庫區大門里面走, 結果被門衛喝住。 然后逛鎮子里的新華書店, 看見一本叫《 紅巖》的書, 看樣子像是自己感興趣的寫打仗的書, 于是買下。拿到手后翻閱, 發現其中有“中美合作所” 字樣, 感到很陌生, 不像是自己的菜, 趕緊又退掉了。 可以說, 這是一次失敗的旅行。

1982年上大學, 第一次進入城市。 連買飯菜票的錢都成問題, 自然沒有閑錢出去游山玩水。 碩士畢業后工作,工資很少, 也無法支持長途的旅行。 一直到2000年博士畢業, 收入的情況才有所好轉, 旅行的熱情開始高漲起來,而且腳步一邁開, 便收不住。 出國旅行始自2002年, 那一年去漢城( 當時的中文名字還沒有改為首爾) 的一所大學任教。 2013—2015年間, 又旅居丹麥。 從2002—2015年的十三年間, 去過中國所有的邊疆省份, 尋訪了不少在地圖上找不到的地方; 遍游韓國, 北起“三八線” , 南到濟州島; 走過了歐洲近二十個國家和地區, 南到西班牙南部的安達盧西亞, 東至白俄羅斯, 西抵蘇格蘭的斯凱島, 北及挪威北端、 冰島, 還去了北極圈內地屬北美洲的格陵蘭。 回顧十幾年的旅行經歷, 翻看積累下來的旅行記, 感覺對“ 旅行” 的意義有了一些自己的體會。

旅行就是走出習慣的空間, 到另一個地方去。 其中包括辦事、 游覽和朝圣。 這里所談的“旅行” 主要指的是游覽, 辦事的情況要復雜得多, 朝圣又很特殊。 對旅行者來說, 旅行是一種愛好。 王國維曾以叔本華的哲學來解釋人生和藝術, 在《 紅樓夢評論》 中有對叔本華哲學思想的集中表述: 生活的本質就是欲望, 這是人的生活意志的表現。 有欲望則求滿足, 然而欲壑難填, 人得不到最終的慰藉。 即使欲望得到了滿足, 厭倦之情又會乘之而起。 所以, 人生就像鐘擺一樣, 往復于痛苦與厭倦之間, 而厭倦又可視為苦痛的一種。 王氏在《 人類嗜好之研究》 《 去毒篇》 中說, 人因為有空虛的苦痛, 所以需要慰藉, 于是就有了各種嗜好。 嗜好有高尚、 卑劣之分, 這就需要通過教育來培養高尚的嗜好和趣味。 人間的愛好五花八門, 什么人玩什么鳥, 吃喝嫖賭抽都可以是愛好。 然而, 愛好有有益與有害之別。 這里除了社會上公認的標準外, 還有對個人的適宜問題。 比如我平時做案頭工作, 不喜歡在業余時間里再坐下來搓麻將、 打撲克或下圍棋; 喜歡安靜, 不愿去酒吧、 舞廳或其他熱鬧的地方。

旅行作為一種愛好, 雖然談不上什么高尚不高尚, 然而健康、 有益。 旅行就像一輛車, 上面是可以裝載很多不同東西的。 有一句眾所周知的古訓: 讀萬卷書, 行萬里路。 后四個字主要強調的是旅行的認識作用。 陸游詩云:“ 紙上得來終覺淺, 絕知此事要躬行。 ” 書本知識不可避免地具有局限性, 所以要與實踐相結合。 旅行作為實踐的一種, 可以突破書齋的局限, 到外面的世界去見識更廣泛的自然、 社會和人生, 深化、 擴充或修正自己從書本上得來的知識。

人在旅途, 周圍的事物對自己不構成利害關系, 旅行者擺脫了生存之欲的束縛, 心靈獲得自由, 于是可以靜觀萬物, 感受精神的愉悅。 中外藝術家早已發現自然可以給人以啟示, 對心靈具有凈化、 撫慰、 復原的作用, 并留下了大量的杰作。 就我自己來看, 每當駕車離開城市, 撲入大自然的懷抱, 都感覺世界頓時安靜下來, 身體好像啟動了另外一套程序。 行走在山水之中, 清風拂面, 風景洗目, 被城市生活消磨掉的元氣開始恢復。 這時候, 心靈變得特別柔軟、 易感, 不自覺地調整到與環境合拍的狀態。 遇到一片蓬勃的野花,會柔情滿懷; 面對高山大河, 則又是氣壯神旺。

記得在云南梅里雪山徒步, 頭頂上是雪山, 身邊是深切的世界級大峽谷, 似乎感覺得到血管里血液的奔流。 猶如劉勰在《 文心雕龍》 中所說:“ 登山則情滿于山, 觀海則意溢于海。 ”一個人與大自然接觸多了, 潛移默化會形成一種山水情懷。 由于心中有丘壑、 煙霞, 哪怕生活在人欲橫流的鬧市中, 也能獲得內心的清凈, 不易迷失自我。 其實不僅置身于大自然, 就是在異鄉的村莊、 小鎮甚至都市中, 旅行者也擺脫了與周圍環境的利害關系, 換一種眼光看世界。 這時候, 沒有人跟你談生意經, 你會發現周圍的人變了, 變得更有風致, 更可愛; 你也變了, 變得更通情理, 更好奇、 愛思考。 總之, 他鄉成了令人流連的風景。 旅途中也難免碰到不愉快的事情, 但因為旅行者與環境不具有固定的關系, 是一次性的, 所以不會帶來長期的困擾。 十幾年來, 我得以時常從原有的棲身之所走出來,見識了不同地區的人生百態, 動搖了從小被灌輸的成功觀念, 發現人生更多的可能性, 從而減少了“我執” 。 我自認為是一個原始自然景觀的愛好者, 或者更準確地說, 喜愛原始自然風光與特定環境下人文的結合。

翻閱過去的旅行記, 寫都市的少, 寫鄉野的多; 即便是寫都市的, 也側重于記述都市中閑暇的一面。 跑過不少偏遠、 較少現代文明波及的地方, 看到了一些較為極端環境下的生存。 2004年7—8月間, 我和妻子新婚旅行, 走進過藏北高寒草原上藏民的氈房。 里面空空如也, 只有簡單的生活用具, 臟兮兮的鋪蓋卷, 中間的爐子里燃燒著牛糞餅。 牧民們不會說漢語, 他們用質樸、 溫暖的笑容歡迎著不速之客。 他們都是真正有信仰的人, 會在某個時間里摩頂放踵地去朝圣。在巴丹吉林沙漠的腹地, 沙白色土屋的嘎查( 村子) 幾乎與環境融為一體, 一年四季風沙肆虐, 酷熱酷冷, 人們靠放牧和挖草藥頑強地生存。 從這些邊民身上, 我深感生活其實可以很簡單, 我們所追騖的很多東西與人生幸福并沒有多大關系。 有一些旅行者, 他們喜歡一個地方, 于是停下了云游的腳步, 自己開起了客棧。 在迪慶的香格里拉,在梅里雪山下的飛來寺, 在內蒙古東部邊陲的阿爾山, 我們都遇到過這樣的人。 另據媒體報道, 2006年, 在虎跳峽的中虎跳, 一個工作于上海的日本女博士愛上了那里的山水和人, 嫁給了當地農民, 辦起了客棧。 現在, 我又旅居北歐, 領略著西方發達國家的眾生相。 參照千姿百態的生活方式, 發覺自己在都市里的那“一畝三分地” 真的沒那么重要, 那么值得炫耀; 自我只是蕓蕓眾生中的一員, 不必太在意一時的榮辱得失。

在這個視覺文化盛行的時代, 人們習慣于不好好說話, 喜歡戲劇化的表演, 有著太多名利的計較, 缺乏土氣和真氣。 我一次次遠行, 前往那些山高皇帝遠的地區,尋找著、 領略著、 學習著那種簡單、 質樸、 率真的表達方式。 我喜歡那些邊緣人溫暖的笑容, 愛聽他們親切的話語, 欣賞他們表達自己喜怒哀樂的簡單方式。 在梅里雪山深處上雨崩村的晚上, 我們與幾個村民圍著屋內的火塘跳弦子舞。 在貴州黎平侗寨的風雨樓下, 與當地人一樣交份子錢, 與他們一起享用長桌婚宴, 邊喝著自家釀造的米酒, 邊笑談彼此關心的話題。 在雪域高原, 有幾次偶然的機會, 聽到藏族女子即興的演唱, 那嘹亮的歌聲如同藍天圣湖般純凈。 西雙版納橄欖壩每天都要表演潑水節,看到花蝴蝶般彩裝的姑娘們表情木然地跳舞, 興味索然。然而, 在黃昏時分, 我們來到瀾滄江邊看落日。 夕照中,一個穿著筒裙、 身姿婀娜的年輕女子挑著小水桶, 從身旁款款走過。 附近的一支蘆笙吹響, 旋律簡單而優美, 流露出怡然自得之態, 感覺那樂聲與土地是那么親近, 如同天籟。 這些美好的時刻永遠珍藏在了記憶里, 成為在都市滾滾紅塵中保持內心清靜的精神資源。

譚盾作品《 九歌》 里的音樂完全是用陶樂器演奏的,他曾自報家門:“ 這組音樂表達了我決意在非常嘈雜的社會中, 尋找一片安詳寧靜的故鄉; 在嘈雜、 現代、 奢侈和塵世中間, 尋找一種樸實、 粗獷、 人類本能的、 愛的表達方式。 ” 這話深得我心, 自己在旅行中所要尋找的不正是這些嗎? 譚盾的追求在音樂中得到象征性的實現, 我雖然步入了真實的山水, 然而很難說不是一種象征性的滿足。 到達旅行目的地后, 看什么與不看什么, 強調什么與忽視什么, 是有選擇性的。 好多被津津樂道的東西其實只是游客的想象。 不過, 這也是有積極意義的, 可以讓游客與觀看對象之間保持適當的審美距離。 很多時候, 真實的存在是不美的。

2015年5月27日

15选5基本走势图 pk10最牛杀号在线计划 香港博彩王首页 重庆时时彩五星1胆公式 6码倍投技巧 北京pk10精准计划 手机购彩最新消息 dnf稳赚不赔 福建时时11选五投注 三肖六码精准 麻将怎么打初学图解